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火爆女郎骚扰曼联铁闸法庭调戏竟欲同居图_[瓦罗兰#]

发布时间:2021-06-03 19:13:36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太阳报爆料一黑人女性多次在半夜骚扰费迪南德,并在法庭上当众调戏这位曼联悍将。

上周六曼联在温布利输给了同城死敌,痛失足总杯决赛圈,也将无缘三冠王。哨声吹响后费迪南德被巴洛特利的挑衅式庆祝激怒,即便是曼城主帅曼奇尼和助教普拉特上前劝阻都无济于事。32岁的费迪南德面对比自己整整小一轮的巴洛特利为何火气如此之大?也许最近场外的一件烦心事也是费迪南德情绪失控的原因之一。

据《太阳报》透露,最近一段时间一位名叫苏珊妮-伊布拉的38岁黑人女性多次在凌晨时分前往费迪南德的家,要求和费迪南德聊天。忍无可忍的英格兰国脚将苏珊妮告上了柴郡的地方法庭,费迪南德向法官诉说了苏珊妮如何将自己与妻子丽贝卡的生活搅得一团糟。

费迪南德透露:“我很生气、很苦恼,我的生活完全被扰乱。”柴郡地方法庭在确认了事实后宣布苏珊妮有罪,但这位“痴情”女子似乎对费迪南德已经走火入魔,她甚至在法庭上当众“调戏”费迪南德称:“我们回头见!拜拜。”

费迪南德无奈的向媒体表示:“我真的很担心,家人的安全对我、对所有人来说都非常重要。”

《太阳报》透露,在庭审中苏珊妮甚至自己为自己辩护,她说自己曾经三次前往费迪南德的家,但原因是因为自己“遇到了困难”。她对费迪南德解释道:“我需要把这些事告诉你,我只是想跟你说说心里话。”愤怒的费迪南德回应道:“那你就要在凌晨时分不请自来吗?我根本都不认识你,你不应该来我的家。”

费迪南德和苏珊妮在法庭上还就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发生了争辩,苏珊妮说是在曼联训练场,但费迪南德表示:“是在老特拉福德,我记得工作人员告诉我,有个女人想见我。”但苏珊妮却坚称两人之前就有见面,“第一次见面是1998年(距今已13年)在你继父位于Peckham的家门外,你那时还在西汉姆联队,我经常去看你和你的弟弟,你还记得吗?”费迪南德回答:“不记得。”

事实上,费迪南德的妻子丽贝卡刚刚为他生下了第三个孩子,费迪南德此前曾告诉法庭,苏珊妮第一次出现是在他位于柴郡的家,时间是去年二月一个冬天的早晨。丽贝卡叫醒费迪南德,告诉他有个人在按门铃,费迪南德回忆说:“我到二楼的窗户往下看,当时天气非常冷,我冲下面喊‘是谁啊’。她抬头往上看,我认出了这个人,我当时很生气,心里很烦,之后我又多次被骚扰。我有个年轻的家庭,这里不是她来找我说话的时间和地点。我给俱乐部保安打电话,他们报了警。”

四个月之后,苏珊妮再次从200英里之外来到费迪南德的家,这一次很巧,费迪南德刚好开车回家,在门口与苏珊妮不期而遇。费迪南德说:“我拿出手机看到有个我妻子的未接来电,我打开门把车开进去,我决定和她说几句,我告诉警察就要来了,我问她为什么又来找我,她说有事需要解决。”

公诉人戴维斯在法庭上询问费迪南德:“你知道她所说的事情是什么吗?”费迪南德回答:“完全不知道。她没有理由来到我的家,我问她是不是球迷,她说她不是,她说她比球迷更重要。之后警察来了,并把她带走。但两天之后刚过午夜时分,门铃又响了,这次费迪南德再次报警。”

在向法庭提供了了相关证据后,费迪南德提前离去,几分钟之后苏珊妮以要请律师为理由,要求暂时休庭,并因此与法官桑德斯发生了争执。法官说:“你已经解雇了两个律师了,现在这个案子必须要解决。”苏珊妮说:“那好,那我也不会留在这里。”说完就从法庭上跑了出去,并坐上一辆出租车离开。而法官桑德斯在苏珊妮不在场的情况下,宣判她犯下骚扰罪,并签发了逮捕许可证。

此前法庭曾听说苏珊妮是个幻想家,她曾对一名女警官说她和费迪南德有着某种神秘的关系,她要去柴郡和他一同居住。苏珊妮还曾在一家教堂照顾过费迪南德的母亲,之后多次给她打电话谈费迪南德的事情。费迪南德的妻子丽贝卡没有参加庭审,但在一则给法庭的声明中,丽贝卡表示:“我感觉身心疲惫,苏珊妮所说的每一件与费迪南德之间的事情都是编造的。”

电缆镀钢带价格

孝感红岩随车吊销售

大口径二位三通电磁阀

固态酿酒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