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混业班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1-01-21 14:12:01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混业班的故事

“纸黄金”、“纸原油”、期货氏、现货氏的小朋友同在某小学“混业班”上学。一天,几位小朋友的家长像往常一样在校园外等待孩子放学……  快到放学时间,嘁喳嘈杂的校园外密密麻麻地站满了家长,由于孩子们是同班同学,银行、券商 、现货平台以及期货公司也自然较为熟悉些。这一天,无聊等待放学铃响起的家长们,又聚在一起聊天。

家长的心思  听说银行诞生了新生儿账户农产品 ,现货平台和期货公司纷纷向银行道贺。这已经是银行的第N胎衍生产品了,虽然是衍生品世家,但交易所市场仍对银行艳羡不已——这可又是个混血宝宝啊。  其实,除了家长的身份,这几位之间关系颇为微妙。在看似恭敬的道贺背后,各位家长心里也各自有自己的心思。  首先,不少期货公司就是出身自券商。二者的关系是在股指期货上市前后开始建立的,如今国债期货上市、丰富以及今年很可能再推两个小股指——中证500、上证50指数期货,券商有心让这些小朋友做自家孩子的伴读,并由经验丰富的期货公司来带孩子。  而近两年期货公司学会了一项新本事——资产管理,不仅能带孩子,还能创造价值,这让期货公司在券商内部显得愈发抢手。一些券商就在想,索性到家里来干活算了,现在期货市场零佣金成为趋势,何必让这么能干的员工去挣那点可怜的工钱,何况贡献给自己的也不多。  而券商不知道,一些单干起来,势力比较大的期货公司不仅成立了基金公司,甚至开始对券商牌照虎视眈眈了。  而近两年,期货公司和现货平台走得格外近些。放在从前,且不说一些现货平台的孩子是黑户,不敢对外曝光,自生自养,即使是有户口的孩子,也由于生于乡野,顽皮惯了,和交易所的乖孩子比起来,不好带,不过这些孩子也基本不用带。因此现货平台和期货公司的关系就显得生疏一些。但这两年不同,都是因为该死的“佣金战”,期货公司收入越来越微薄,不得不拓展业务,增加收入,而现货子公司业务创收效果似乎还不错。在现货子公司业务开展过程中,期货公司和现货平台的接触也自然越来越多。  这不,哥儿俩已经寒暄起来。二人讨论些什么呢?无疑是最近发生的重大新闻事件。  “听说券商的牌照要对银行开放了。”现货平台说。  “我也听说了。”期货公司一边小声应和着,一边洒眼过去观察券商和银行之间的反应。  毕竟是久经沙场、见过世面,只见券商、银行均不动声色。  2002年之前,二人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但2002年国务院批准中信、光大、平安三家综合金融控股集团试点,综合化经营转型起步,二人之间交集增多。  2012年,国务院颁布《金融业发展和改革“十二五”规划》提出,引导试点金融机构根据自身风险管控能力和比较优势选择金融业综合经营模式。  而目前来看,银行尚归央行和银监会系统审批或监管,而券商、期货、基金等则由证监会系统审批并监管。  对于银行收购券商牌照可能放行的传言,券商心里并不以为然,或者说威胁感并不是很严重。  为什么呢?券商盘算着,开放这个牌照的实际影响或许并不大——如果银行获得证券、期货牌照最多只能做经纪业务,这一块的利润寥寥无几,而且银行要想竞争券商,难度也很大。果真放开的话,有可能是为未来放开混业经营做准备。而看看新“国九条”怎么说的——支持符合条件的其他金融机构在风险隔离基础上申请证券期货业务牌照;支持证券期货经营机构与其他金融机构在风险可控前提下以相互控股、参股的方式探索综合经营。  “也就是说以后全面放开混业经营,券商也同样可以着手银行业务,这对券商的影响远远大于对银行的影响——因为客户数量不在一个量级。届时,券商的发展空间将非常大,而银行则影响有限。”券商心里早就算清了一笔账:而且牌照放开还需要《证券法》《商业银行法》修改先行,预计需要一个过渡期。  如此想着,券商对银行也并不添恭敬,依旧故我。银行则还是神情自若,不改养尊处优的姿态。  在一边察言观色的另一位家长信托 ,心里开始有些不是滋味。“混业后,都自己有渠道了,我还能干什么。”  小朋友的较量  眨眼间,放学铃声响起,小朋友们蜂拥走出教室。而教室距离校门还有一段距离。小家伙们也有自己的话题。  听说账户贵金属与账户原油在今年2月初又新添了弟弟妹妹——账户基本金属和账户农产品。小伙伴们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作为最早在银行出生的衍生品,“纸黄金”一向最为骄傲,言行中总有些颐指气使的姿态。“纸原油”则一向低调,对哥哥的行为也一向不太应和——“不就是家族那些事儿吗,有什么值得炫耀的。”“纸原油”暗道。  对于小伙伴们的好奇,老大“纸黄金”仰了仰脖子,一脸骄傲地说道:“我家新生的弟弟账户基本金属对应的是账户北美铜,小名账户铜,与纽约商品交易所的铜期货合约挂钩;我的妹妹账户大豆与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大豆期货合约挂钩。与我和纸原油类似,我的弟弟妹妹将进一步拓宽国内个人投资者以较低门槛参与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交易渠道。”  在“纸黄金”心目中,自己和弟弟妹妹们出身银行世家,且多多少少带有混血基因,自认为是当之无愧的“高富帅”和“白富美”,因此平时也不将其他小伙伴,比如期货氏和现货氏放在眼里。  介绍完弟弟妹妹,“纸黄金”开始了他一百零N遍的自我告白,他清清嗓子道:我啊,负责账户黄金、账户白银、账户铂金和账户钯金的交易,在交易币种上,我和你们一样,采取人民币和美元两种方式。但交易时间与你们稍有差异,比如电子银行渠道是从每周一早7:00至周六早4:00连续提供交易服务。不过我们采取只计数量、不提取实物的方式,以人民币或美元买卖一定商品份额的方式。  “除了以上优点,我们还有先买入后卖出和先卖出后买入两种交易类型,交易方式包括实时交易与挂单交易。”“纸黄金”一边拍着弟弟“纸原油”的肩膀,一边自豪地说。(在哥哥自夸式告白过程中,“纸原油”红着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听到“纸黄金”的自我炫耀,期货氏和现货氏家的孩子心中不满。这两位小朋友打小一块长大,虽然一个出身乡野,一个长自城市,但二人一向将对方当作知音。如今期货公司由于和双方家长都有联系,也带孩子相互走动,二人关系更加亲密了。  现货氏小朋友小X对期货氏小朋友小Q小声嘀咕道:“说来说去,还不是纸货,有必要这么骄傲吗?他们的一些功夫还不是跟你学的?比如双向交易、报价、T+0交易等这些机制。”  “可不是!我们还有杠杆交易特点,这可是不少投资者趋之若鹜的。”小Q瞥了瞥“纸黄金”说。  “纸黄金”一向骄傲,听到小伙伴的挑衅,气不打一处来,回应道:“做期货的投资者会占用太多资金,而我们纸货由于投资门槛比较低,不会占用太多资金。而且我们最大的亮点是可以进行24小时交易,有些人可做不到哦。”  被抢白的小X和小Q更是不服,小X对纸黄金道:人家期货氏不少品种可是都已经开始了夜盘连续交易呢。  邻班同学账户外汇、贵金属T+D刚好听到他们的谈话。  看到几个小伙伴争执不下,个个脸红脖子粗,贵金属T+D打圆场道:“其实大家也算是在一个圈里混,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虽说是有竞争,但由于品种属性不一样、投资渠道不一样,我们还有互补作用呢,比如一些投资者通过参与账户或贵金属T+D交易,对黄金、原油等价格波动产生一些概念,然后又到期货的高级班进修呢。”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