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农机行业供给侧改革献芹减少购机群体数量繁荣社会化服务组织贺兰玄参

发布时间:2020-10-18 18:08:39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农机行业供给侧改革献芹——减少购机群体数量繁荣社会化服务组织

经常与行业同志座谈的时候,交流一个问题:我们应该如何转型?更多的管理者,喜欢谈产品战术,认为我们的产品应该如何如何做。但是,经常犯两个毛病,第一个叫竞争心理,人家怎么做了,我们怎么做,不然没法竞争;第二个叫做比对心理,照着某个企业的产品体系抄袭一通,人有我有、大家都有。

这里存在的两个逻辑漏洞,第一个漏洞,是没有搞清楚,我们为什么转型。有的同志说,产业在升级啊,我们要紧跟产业发展,用户群体在升级啊,我们要满足他们的购机需求。这是表面现象,更需要需要“透过刀痕看笔痕”。第二个漏洞,认为农业机械化的目的是为了刺激购机需求,完全没有搞清楚农业机械化的根本目的和市场对农机产生需求的真正原因。为了农机谈农机,从农机到农机,没有外部力量,只有内部闭环、缺少自洽(甚至矛盾)。

小白认为,最需要思考的问题,就是农业机械是改造传统农业的排头兵,是农业生产的供给和输入一端。他的本质是要提高农机的服务覆盖率和加速劳动分工,通过改变农业生产的要素供给来实现向现代化农业的转变。

细心的同志可能会问,那么,何为传统农业呢?获得197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西奥多·舒尔茨认为: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统治者为了维护自己的切身利益,竭力阻碍技术进步,压制工业发展,农民变革屡受打击后,思想被禁锢得像能发酵的死面疙瘩,安于现状、墨守成规,对技术创新失去兴趣。他们世世代代使用相同的生产要素,技术水平长期在原地踏步,生产已经形成定局,不可能进一步增加产量。这是传统农业的基本特征。它的直接后果是生产率低,由此导致产出低,农民收入微薄,生产出来的东西,除了填饱肚子外,所剩无几。作为改造传统农业的关键因素,新的生产要素有供给者,也有需求者。供给者开发新的生产要素,并提供给农民。由于气候、土地等条件的限制,发达国家的农业生产资料,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不是拿来就可以用,而是要经过研究和改造,才能使之适应于传统农业社会,能够担当起这一重任者,就是新生产要素的供给者。不仅如此,他们还可以利用现有的科学知识,生产出新的生产要素。因此,舒尔茨认为,是这些新生产要素的供给者掌握着经济发展的“钥匙”

故而,我们可以认为,农业机械就是属于新生产要素的一部分,是有效改变传统农业的法宝。但更重要的问题是,农业机械化的目标不是要追求每个农户都拥有农机,也不是追求平均家庭拥有农机的数量,而是要追求农机拥有者对农业生产环节的服务覆盖率问题。我们在作农机化年度总结的时候,不但要看农机动力增长幅度等平均化的整体指标,还应当检查一下购机群体的数量变化情况,只有购机群体数量下降,才能证明农机使用群体集中度提高,社会化服务组织繁荣,才符合社会化分工的原则。农机补贴不能引导家家户户买农机,而是要真正把补贴用到农机专业合作等组织上,促进农机服务的专业化和市场化。比如深松补贴在理论上就非常精准,谁作业补贴谁,真正是在围绕农机专业服务进行补贴,引导农业生产过程中的服务组织发展。从制度经济学考虑,可否思考为补贴专业农机服务组织而设定规则,尤其是针对作业亩数来进行补贴,而不是在购机时给予一次性补贴,这是补贴对象和补贴制度的结构性改革。当然,还要规避这个过程中的造假行为,同时对服务组织的企业经营行为理念进行培训。农业现代化要求农业生产者以及农机服务组织具备现代化的企业管理能力,生产队长的水平是断然不行的。

换言之,农业机械转型升级的出路在于减少购机群体数量,提高产品的服务覆盖率,繁荣农机社会化服务组织。对企业来说,提供能够提高作业服务覆盖率的产品,才是企业战略发展的根本所在。要提供服务性产品,而不是生产资料产品,这是企业在供给侧改革的大环境下应当进行思考的大课题。如何培育专业服务组织做大做强,而不仅仅从思考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出发。反过来想,我们现在的企业到底是在为农场购买生产资料服务,还是在为农机服务专业组织服务呢?我们不下“建设某某品牌农场是错误的”这个结论,但似乎我们应当对这个模式进行再思考。以东北为例,现在购买大型联合收割机的主体,是农场自购呢,还是周边用户购买再通过为农场做收割服务而营利呢。换句话说,原先农场购买作为生产资料使用的大型农机,工作时间和工作亩数显然不够,没有达到以类似大型农机作为专业服务工具、采取市场经济行为(靠为别人干活而赚钱)而需要工作标准。在一定意义上,这是一种严重的资源闲置,是对农机补贴款(稀缺资源)造成巨大浪费的现象。

据器则道存,离器则道毁。我们可以看看农机化的历史,举例说明。这两个例证,一个是国内,一个是国外,非常具有代表性。一个例子是小麦机,浩浩荡荡的跨区作业深刻刺激了小麦机市场的快速发展,成为农业机械发力的第一站,社会性服务促进了产品的繁荣,这就是小麦机为何能够崛起的根本原因。再者,久保田688,它的繁荣也是靠社会化服务来推动的,688加小轻卡的车队在作业期鱼贯而出,蜂拥而至,背后是市场经济原理在发挥作用:专业性服务组织在让用户幸福之后,自己实现幸福,通过分工来获得利益。

有同志说,服务覆盖率的提高,那就是把现在的产品放大就可以了。非也。如果是这样,把东北的大型通用联合收割机拿到南方水田使用,明显是谬论。这里面也包含两个问题,专业性服务组织对农机可靠性有较高要求,在这点上,尤其国内农机要向工程机械看齐,可靠性提高永无止境。目前很多农机产品使用率极低,片面导致了农机可靠性极低的负面情况出现,在服务性规模化、集约化以后,农机的工作时间、工作强度必然加强,无故障作业时间这个指标必须严防死守。第二个问题,要储备未来土地规模化经营的农机产品,思考规模化经营之后的产品体系和布局。还拿小麦机说事,就目前的这种体型和结构是中国特色产品,继续在这个平台上放大再放大,显然已经到了彼得原理所说的临界点。彼得原理是美国学者劳伦斯·彼得(Dr.LaurencePeter)在对组织中人员晋升的相关现象研究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在各种组织中,由于习惯于对在某个等级上称职的人员进行晋升提拔,因而雇员总是趋向于被晋升到其不称职的地位。产品也一样,它的功能一定上升到它不能满足这个功能为止,目前的小麦机已经完成历史使命,下一阶段的产品升级显然不能从它开始。为何呢,子夏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翻译:子夏说:“即使是小的技艺,也一定有可取之处,但对远大的事业恐怕就行不通了,所以君子不从事这些小技艺。”】以玉米机举例,几家欢乐几家愁,虽然有的企业库存5000台(产量的40%-50%),有的企业声称销售5000台售罄,这都俱往矣,无论企业大小都没有跳出赌徒的心理,输赢都是暂时而已。面对籽粒直收需求的快速形成,国内企业除却雷沃等少数企业,貌似都是在拿纸老虎敷衍,还是那句话,少放卫星,多做实事。如果未来这些企业的玉米机满足不了大范围的玉米籽粒直收社会化服务需求,那么结局可想而知,就跟当年韩复榘同志让开济南,日军长驱直入一样。但是企业失败是市场经济允许,关键要负起对抗外资巨头的历史责任。

小白建议,跳出农机化看农机发展,从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从供给侧改革深入研究,把农业机械视为农业生产的投入物和驱动要素,以社会化分工为前提,理解减少购机群体数量、繁荣农机社会化服务组织(农机使用者的结构性调整)的原理所在。也只有在使用群体专业化的基础上,才能保证购买农机有足够丰厚的利润,这样才能使得农机产品的技术升级更有经济性可言,自动化、信息化、智能化农机产品才能够具有足够的市场需求,而不是曲高和寡、叫好不叫座。反言之,如果没有足够的市场需求,高端农机产品就只是制造业升级一厢情愿的必然,而不是农业机械化升级的必然。如此,失去市场基础的中国制造2025,也将是空中楼阁、梦幻泡影。

不知诸君以为何如?

【百度百科:献芹,典故名,典出《列子》卷七〈杨朱篇〉。从前有个人在乡里的豪绅前大肆吹嘘芹菜如何好吃,豪绅尝了之后,竟"蛰于口,惨于腹。"后来就用献芹谦称赠人的礼品菲薄或所提的建议浅陋。也说"芹献"。】

武汉治乙肝的医院费用是多少

杭州治阳痿的医院排名

性病专家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