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李志林本周股市连跌4天最大利空是国际板传言

发布时间:2020-10-17 01:27:10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李志林:本周股市连跌4天 最大利空是国际板传言

正当股市连续两周站上年线,试图冲击因国际板利空而失守的2850点平台时,本周股市却连跌四天。尽管有各种各样的利空干扰,但最大的利空仍然是国际板传言。  尽管证监会表态:“国际板仍在准备、研究和论证之中”,“目前没有新的信息发布,以最终发布的相关细则为准”。但是,市场依然对国际板恐惧不已。在我看来,值得继续研究的不仅仅是国际板相关细则,而是国际板建立的必要性;国际板的建立事关国家、国民的金融和财富安全,每一个投资者都应高度警惕。  1、国际货币战争升级的风险。这一两年,美国为了挽救金融危机,促进经济复苏,遏制中国崛起,采取了超量印制美元、让美元贬值为标志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导致国际大宗商品暴涨、输出通胀,使中国CPI高企、货币紧缩、被迫11次提准和5次加息、人民币外升内贬,试图让中国经济硬着陆,经济减速。并且从政治、外交、军事、领土、经济、金融上全面围堵中国。其目的,就是要让中国持有的3.2万亿美元的外储缩水,1.2万亿美元美国国债处于不安全中,将中国在前30年改革开放中用廉价商品、廉价劳力、廉价资源、廉价股权换来的巨额外汇储备,来一个国际资本的反向运动。大规模、快速地外流,转移侵吞中国的财富,在中国也引爆像南美、东南亚等发展中国家那样的经济金融危机最终导致社会危机。在这种情况下,若我们丧失警惕,盲目开设国际板,正好为美国推行的国际货币战争在中国找到一个进攻的突破口。  2、人民币变相国际化的风险。按前央行行长、现社保基金理事长戴相龙的说法,人民币的国际化和可自由兑换,至少还需要15—20年。但是,现拟推出的国际板是以人民币计价,让外资公司在从国家外储中兑换成美元,再投资到发达国家的建设。这在人民币尚不能自由兑换,资本项目仍然严格管制的条件下,无疑是一种变相的“资本管制放松”,也是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下变相的“可兑换”,必然对国家的货币政策、外汇政策带来极大的冲击和风险。这种“国际化”也属于本末倒置。照理,只有当人民币实现了国际化,可以或者部分取代美元在储备货币和结算货币中的地位,才能像美国那样,通过印制人民币,来换取外国在华上市企业的股权,这时的A股主板就自然是国际板;先有人民币的国际化,才有国际金融中心的称谓。而现在,为了提前取得“国际金融中心”的虚名,在人民币还不是国际货币的情况下,搞名不副实的“国际板”,实际上是借助于外国公司上市,大量吸走老百姓手中的人民币,再吸走中国以廉价商品、廉价资源、廉价劳动力、廉价股权换取的美元外汇储备。  3、外资公司“低市盈率”、“低市净率”风险。现在许多唱多国际板的人的主要理由是:“外国公司比中国上市公司各方面都规范成熟”,“外国公司的市盈率和市净率比中国上市公司低,更有投资价值”、“外国公司已在全球几大交易所上市,财务可信度更高,不可能造假”。我认为,这很可能是一个大陷阱。  第一,全球金融危机后,美国欧洲国家的GDP只有1.8%,经济复苏困难重重,债务危机黑洞不断,原材料价格暴涨,通胀率上升,失业率居高不下,消费力大大减退,企业普遍不景气,而欧美股市都创出了金融危机前的新高,他们的企业和股市竟然还能保持一二十倍的低市盈率,这种高业绩高成长性能让人相信吗?其所谓的“低市盈率”是真的吗?连钞票都可以乱印,国债都想违约,还有什么诚信度可言?并且,中国的监管部门不可能到世界各地的企业去调查核实。再看“低市净率”,国外的会计制度允许评估公司对企业的净资产不断进行再评估,其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都带有很多的人为拔高成分,所以国外上市公司的净资产比中国的企业要高得多。如果一味美化国际板的外资上市公司,又是在欧美股市创新高的情况下让他们来中国上市,很可能被他们在“双低”的掩护下,在发行价不超过境外上市价的旗号下,在国人崇洋迷外思潮的推波助澜下,演出一幕外资公司以高价高额在中国疯狂圈钱的闹剧。  4、供求严重失衡导致股灾的风险。中国股市的多次股灾都是扩容大跃进所造成的。1994年333点是大扩容造成的大股灾。这几年,又陷入股改后全流通导致的股灾。为什么这10年金砖国家的股市都涨了5—10倍,而中国股市只涨了四五百点?为什么现今连欧美金融危机国家股市都创了新高,唯中国股市还深陷熊市之中,连日本股市都不如?这都是供求严重失衡造成的。一方面是货币紧缩,市场资金十分贫乏,另一方面股市流通市值已超20万亿,总市值居世界第二;再一方面,每月每周每天新股扩容和再融资不断。现在又要搞国际板圈钱,市场实在无力承受。中国股民20年前为股份制建设做贡献;十多年前为国企扭亏改制做贡献;这五六年为银行股消除坏账、补充资本金、没完没了的再融资做贡献;这两年又为中小企业融资和产业资本退出股权做贡献;现在又要为国际企业圈钱去填补金融危机黑洞做贡献。中国投资者最不愿的是在国际板中发扬“国际主义”。  5、多种风险叠加的风险。自5月下旬国际板的消息导致股市250点下跌后,中国经济金融界又冒出了一系列性的风险:地方融资平台爆出14.2万亿巨额债务风险;房地产贷款风险;银行股迫切需要再融资4500亿风险;在美国上市的159家中国概念股全面遭到封杀的风险;国际评级机构降低中国企业评级的风险;国际投行联手唱空做空中国;经济、房地产、银行、地方债务、股市的风险;中国经济硬着陆的风险;美国国债违约的风险;欧洲六国主权债务的风险等等。可为各种风险层层叠加。相比之下,推出国际板是最不值得的举动,风险远远大于收益。再与创业板论证了10年相比,国际板的论证至少也得两三年,尤其在各类投资者中进行广泛的社会听证,而不能由少数人独断决策。  现热衷于国际板尽早推出的,有地方政府好大喜功和地方交易所的利益,大券商的交易利益,中介机构的利益,以及管理部门建立多层次市场的功名利益。但是,利益再大,也大不过国家的经济金融外储的安全、社会的安全,大不过国民的财富安全。如果缺乏国际金融战略前瞻性,一意孤行地推出国际板,很可能引发新一轮股灾到来,2610绝不是底。  鉴于2850附近管理层已两次试探国际板,投资者应抛弃往上进攻的冲动,学会自我保护,不妨以退为进,到2700-2800点区间去打指数的地道战,打个股的游击战。

alevel课程是什么

什么是ap课程

alevel培训中心

ap数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