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诡域下那东西跟着我回家了

发布时间:2019-12-11 07:45:29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media (min-width:900px) { .adslot_postup { width: 100%; height: 90px; } }@media (max-width: 900px) { .adslot_postup { min-width:300px;max-width:880px;width:100%; height: 60px; } }

我已经彻底绝望了!方才燃起的希望被恐惧的重压顷刻碾成粉齑!就在万念俱灰之际,心中却突然划过一道温暖的闪光!远远的我看见父亲从拐弯处向我走来。心中那千钧重压,一时如日照坚冰,渐渐消散。感觉有一股力量在一点点逼退空气中的阴寒!心中仅存的一点萤火渐生起映室之辉!虽然还没有从恐惧中走出来,但已经不像方才那样,栗栗危惧若将殒命了!

父亲远远的就喊我,“怎么还不回家吃饭?”我没有作声,准确点说是没有力气回应。父亲走到我跟前,看了看我又看了一眼停在我旁边不远处的自行车,便问到“是不是摔着了?”我没有回答,只呆呆的说了句:有鬼!“大白天的哪儿来的鬼!”父亲依然没有在意这句话。据父亲后来说,他当时看见我脸色煞白,眼睛直视着他,目光呆滞,额头上冒着冷汗,开始还以为我是从车子上摔下来吓成那样的,压根就没有往那方面去想!“真的有鬼!就在我身后!”我的声音几乎已经带着哭腔!父亲这才觉得可能没他想的那么简单,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走到我跟前,蹲下身子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接着又摸了摸我头顶的头发,说了句“小娃火气大,啥都不要怕!”一时,感觉就像有一团火,顺着父亲的手掌开始周遍全身,逐渐化开了被冰冻的体温。这才趴在父亲的肩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笼罩在心头的恐惧感,似乎也在一点点的消弥……

回到家大约是下午两点钟左右,母亲已经包好了饺子,就等着我们回家一起吃饭。见我神情恍惚,异于常日,一句话也不说进门就坐那儿发愣。便依经验训导我:莫不是又下河里玩水了吧?这才几月份,水还渗人(地方语汇,意为水温低得让人打寒颤。)着呢,不感冒才怪!说着便随手拭了一下我的额头,责怪道:“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我没有力气去解释我其实并没有玩水……只是感觉母亲的声音越来越远,到后面就只是看着母亲和父亲在说着什么,内容却一点也听不清楚。似乎在我和他们之间隔着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就像坐在密闭的车里听车外人们在低语交谈!“我耳朵听不见了!”我拼命的呼喊!父母一下子被惊着了,我从他们惊诧的表情中能够判断出,我的声音在他们听来应该响得非常刺耳。然而回传在我自己耳朵里的回响却声若蚊蝇!

父亲似乎被惹恼了,阴沉着脸转身出门去了!母亲坐下来拉我靠在他怀里,不停的在说些什么,应该是关心安抚我的话,只是那声音遥远的我一句都听不清!额头上不停的冒着冷汗,心里恐惧万分,总感觉有某种东西要吞噬我一样!

大概两分钟不到,父亲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把桃树枝!上面还带着叶子,一眼就能认出来。鲜绿的叶子一看就知道是刚刚从树上折下来的。只见父亲嘴里一边念叨着什么,一边拿着桃树枝在屋里各处不停的挥舞着,就在桃树枝打到我肩膀的一瞬间,我突然清晰的听清楚了父亲的说话的声音!大意是,不管你是谁,都赶快走开!如果再敢来害人就对你不客气了!说来也怪,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西被驱赶走了一样,感觉心里一下亮堂了许多。听力也完全恢复了!我告诉父母,我能听见了。父亲这才将树枝收起来,靠在门外墙边上。母亲见我没什么事了,就让父亲陪着我,她自己去厨房做饭了去了。

饺子端上来以后,母亲特意给我调了一份特辣的蘸汁。我喜欢吃辣的食物,越辣吃着越香。小时候喝粥都要放一点辣椒,属于那种非辣无以致欢,无辣难以尽兴的“辣铁”!可是那天却一反常态的吃了一顿“白饺子”,看见辣汁就觉得难以下咽!狼吞虎咽的吃完一大盘还没觉得饱。母亲倒没觉得有什么反常,想着应该是真的饿坏了。“等着,我去再煮点。”

母亲去厨房煮饺子去了,客厅里就我一个人。父亲去给爷爷奶奶送饺子还没回来。在等待的间隙,大脑随机性的切换到了中午在野外遭遇到的那一连串的诡事上。想着想着,突然听到从我背后传来一声低沉的老人的叹气声!声音特别轻,也特别低沉。就好像一个身染沉疴的老人有气无力的呻吟。要不是客厅只有我一个人都不一定能听得见!心里不禁打了个寒颤!那种恐惧感又迅速的在心头聚拢!慌忙中起身跑向厨房,出门的一刻差点被门槛绊倒。刚跑到厨房门口,正迎着母亲端着饺子走了出来,要不是提前听到了我的动静,估计一盘饺子都得被我撞飞!“妈……”本来想告诉母亲我听到的声音,刚叫了一句妈,舌头突然不能动了!恐惧和无助交织纠缠在一起,慌得我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母亲看出了异样,随手把盘子放在门口的凳子上,双手托着我的脸颊安慰道:“有妈在呢,别怕,别怕……”我不知道该如何向母亲传达我的真实困境,怎样才能让她知道我不能说话了!我就像是一只被困在透明的实验罩里面的小白鼠,不知道怎样才能让母亲了解我的处境。那种感觉令人绝望!

“我——不——会——说——话——了……”我尝试着向母亲呼救!使出浑身的气力,想把这几个字尽可能的咬得清楚一点。只是舌头在嘴里明显不听使唤!就像是还有另一个声音在和我争抢用同一个口腔发声一样!我能听得见传到耳朵里的声音,就像老式调频收音机在转动调台旋钮时,两个频道临界点的那种混合音!母亲虽然没听明白我说什么,但已经明白我怎么了!赶紧扶我进屋里坐下,试着问我好些了吗?我试着回答,突然又可以说话了。母亲紧张的神情这才稍放松下来。这时候父亲回来了,听母亲说完情况后,父亲又用手拭了一下我的额头,说我发烧了,很可能是受了惊吓,加上坐在地上受凉引发感冒了!让母亲取来温度计给我量量体温。果然,高烧39°C。

扶我在床上躺下后,父亲饭都没顾得上吃一口就去请村里的大夫了,那时候叫做赤脚医生。那个年代的农村,一般的头疼脑热破皮擦伤之类的小毛病都是请赤脚医生到家里诊治的。不到二十分钟,医生请来了。把脉、翻眼皮、看舌苔,做皮试……一番例行检查之后,打一支退烧针。半小时不到还真把烧给退下来了。医生又开了一些口服的药物,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看我状态恢复了一些,这才背起药箱离开……

醒来的时候,发现屋里的光线已经暗了下来。估摸天色已近黄昏了。门窗禁闭,屋子里也不见有任何声响。父母应该是在我睡着之后去田里干活的去了。心里还在寻思这么晚了怎么还不见父母回来?想着想着不知什么时候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隐约听到外面有开门的声音,心里还想着应该是父母回来了。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令人至今仍感困惑!在我的大脑里仅残留了一些断断续续的记忆。这和时间或记忆力没有任何关系!我的意思是,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根本上就不是出自我的主观意愿!用随后请来的先生的话说,我是被阴魂上身了!大部分过程还是后来听母亲说的。

据母亲后来回忆说,当她开门走进卧室的时候,我猛的一下子坐了起来,吓了她一大跳!她问我好些了没有,我像没听见一样,从床上跳下来光着脚就往外走!她喊我去哪里我回答说,我要回家!母亲说那声音明显就不是我!当时听得她头上就像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一样!还好父亲及时回来了。看到这个情形,隐约觉得这病情耽搁不得,决定还是直接去医院看看。这一段我恍惚能记得一点,我光着脚走到院子里,有一瞬间还在想,我怎么光着脚就出来了?不过那只是一闪念而已,再后来又没任何印象了!

爷爷奶奶、堂叔、大伯、婶婶们都来了。看着我忽而哭,忽而笑,忽而又呓语不休。大家都觉得有些蹊跷,什么病会这样呢!在听完父亲说明前后原委之后,爷爷走到床前叫了我一声,我像没听见一样,目光呆滞的死盯着一个角落。“杨xx……”爷爷突然喊出了另一个名字!原本嘈杂的屋子里瞬间哑然无声!大家一时间惊诧的将目光投向爷爷,随即又将目光聚焦在“我”的身上。几乎就在爷爷脱口而出喊出那个名字的时候,“我”自己也惊了似的回过神来直视着爷爷,眼神里有惊恐但更多的是防范!就好像被识破伪装似的,本能的往墙角里蜷缩。“杨xx,我知道是你!你还是个长辈呢,为啥要这样纠缠为难一个娃娃?”爷爷口中的这个杨姓人,是西村一户杨姓人家中已经过世多年的长者。事后我才知道,在我休息的那颗柿子树下,早前曾经是杨家的坟地,后来因为修路需要占用才把坟茔迁到柿树后面山坳里的一处空地。这事只有年长一些的大人才知道。因为时间过去了很久,大人们几乎都已经忘了那地方原来曾经有过坟茔的存在,更不用说像我这么大的孩子,压根就不知道有这回事儿!

爷爷近乎疾言厉色的呵斥,让屋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大家都屏息凝神站在一边,似乎一声略微沉重的鼻息都会惊着那个不速之客一样!“我没有为难娃娃!娃娃今天在我门口玩呢,我是来送娃娃回家来的!”约摸过了有半分钟,“我”终于开口说话了,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安和警觉!

“现在娃回来了,你赶紧走!这不是你待的地方!!”

“我走……我走……”

说着说着,“我”又哭了起来!

“赶紧走!再不走叫先生撵你走!”

“先生”这一称谓在我们老家还有另一个意思,特指那些能“察幽冥,晓阴阳”的人。

“我走……我走……我委屈啊……”说着说着,又哭起来了!就这样差不多折腾到九点多了,各种知晓的简单驱邪法都用了,还是无济于事!无奈之下,爷爷吩咐四叔五叔赶紧出发去三十里外的“郭家庄”去请“文先生”前来驱邪……

文先生,名讳不祥。因长于驱邪避凶之术;改运趋吉之法。为乡人所重,故尊为先生。我们老家那一带,凡事婚丧嫁娶、修坟造墓、筑房立庙,驱邪避凶等事,都会请文先生前来“瞧瞧”。

大概晚上十一点钟,文先生终于到了。先是在院子正当中用灶灰勾了一个符,然后回到屋子里摆上香案,在祭拜神灵用的黄表上用笔画了几张符咒,然后舀了半碗清水,将符咒在碗里点燃成灰,依某种仪轨洒在屋子的各个角落。然后又来到床前,对着“我”劝解一番,大意是阴阳事异,人鬼殊途;多积善业,以期早日往生。万勿愚执,自断善根……

听四叔后来说,法事完成以后,感觉有一股凉风顺门出去了,他当时就现在门口,感觉真真切切!接着我就回过神来了!眼神里明显有了活泼的光,也不哭闹不乱说话了,只是整个人感觉很虚弱。事后整整一个星期,我都在反复的发着高烧,人也瘦了一大截。后来经过药食调理,才慢慢恢复如初……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幂幂的写真

莫雨照片

小米漏点

Hana妹漏点

李雪婷

张爽照片

秀人网大胆美女Foxlag是谁学生装浴缸裸体写真

性感美腿面具少妇吊带白丝极致诱惑

美腿模特 红色旗袍似扇中美人

椎名由奈PPPD316步兵番号及封面